您现在的位置:北碚政协 >文史资料

文史资料

一堂生动务实的新兵训练课 ——抗战时期冯玉祥将军到北碚给新兵讲课

文章来源: 作者:肖玉勤 发布时间:2018/7/19 9:19:00 点击数: 字号:

    1939年秋,陶行知先生写信给冯玉祥将军,请他到北碚给新兵训练讲课。冯玉祥将军欣然前往。

    参加这次训练的,主要是在北碚开展的志愿兵运动中志愿报名参军抗日的新兵,其中,有公务员,有青年学生,有工人、农民、店员等。

    看着眼前这些“来自江边拖纤唱歌的,来自田里种粮的,来自矿洞掘煤”的新兵,冯玉祥将军的课语言生动朴实,一开场就把大家牢牢吸引住了。

    关于新兵教育,他开门见山,“主要分为‘内’和‘外’两部分。所谓‘外’,即可以看见的动作教育;‘内’即无形的精神教育,而且较‘外’更为重要,是一切教育的基本教育。”并举例,“我们为什么要打仗?”这就是精神教育,也就是政治教育。他说:“一定要他明白国家是什么,世界情形怎么样,一个人在世界上要怎样地活着,才能够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也才乐意去打仗。”

    冯玉祥将军紧贴抗战对新兵进行“最基本的精神教育”。他说:“要怎样讲才听得懂呢?”他把以前他训练士兵时在每天集合时对士兵的问答,改成抗战十问,“是谁杀死了我们同胞的父母和兄弟?”,“是谁奸淫了我们同胞的妻女和姊妹?”,“是谁烧毁了我们同胞的房子和工厂?”,“是谁抢去了我们同胞的金银和财宝?”,“是谁侵占了我们的东北四省及北平、天津、上海、南京、武汉、广州等处?”,“这么说来日本鬼子是不是我们的仇人呢?”,“这仇有多大呢?”,“这仇有多么深呢?”,“不报此仇是人不是人呢?”,“你可以从今天下一个决心去报仇吗?”,他一边提出问题,一边自己回答。问答完后,他要求大家“从晨至晚一直在脑子里牢记着,反省着。”接着,他又以十个问题,从“你们的兄弟是什么人?”,“你们的父母是什么人?”,到“老百姓为什么好的不穿?”,“老百姓为什么好的不住?”,自问自答,讲政治教育的第二要义,“做到军民一致”,以达到“心,脑,手,足合一起来,军队能与百姓的意志和行动一样”,“这力量就是顶大的了”。 

    讲到新兵教育的“外”,就是动作教育,他重点讲了射击和战场上的自我保护。

    他认为射击中最重要的为测距。在测距的目测和影测中,他主要讲了怎样进行目测。他告诫大家,目测的训练,切不可以抽象的说明,必须实地测验。看见前面有一个花坛,他让大家测他与花坛之间的距离。他让大家先目测有五步,然后告诉大家一单步为二尺五,二单步为一复步,一复步为五尺,五单步为四公尺,一公尺为三尺一寸五。他要求大家记熟,平时,利用营地或营房、操场,联系目测,每隔五百公尺或一千公尺,用两种不同的记号,当作起点和终点,没事就自己训练,到熟悉为止,保证自己才能在打仗时,目测出目标几公尺,定好标尺,即可打中敌人。他讲影测:“不论枪弹,子弹,你必须以手数着一、二、三、四……,一、二、三位一秒钟,一秒钟子弹速度为三百三十公尺,数十二指为一千三百公尺,二十四指为二千六百公尺。”并指出,普通练兵,很少用这种方法,但这恰恰是每个士兵必须会的。练兵最怕“粗知皮毛就算”,“说了就算”,“写了就算”,“做了一下就算”。“测不准,打不准,枪弹虽多,你奈敌人何?”

    还简要讲了弹道,讲了能够识字的重要性。

    他说:“练习新兵,这些问题不弄清楚,简直是罪恶!”

    他还强调士兵平时要实际的、耐心的练习,否则,“枪口对不准敌人,子弹打不中敌人”

    在战场上怎样自我保护?他讲:“利用地形地物,使敌人的射击不能中上自己,也是够重要的,‘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是作战的基本原则之一。故我们要时时注意选择地形地物,有利自己而发挥火力对准敌人。即使在行军间,或驻军间,遭遇了意外的袭击,也要做到即刻掩蔽下去,自己能打中敌人,而敌人却看不见自己。”他以常见的山沟、土坎、坟墓,一切前高后低的地势等为例,讲了怎样利用好地形地物保护自己。

    讲了这些基本的、重要的士兵训练的内容后,他还专门讲了官长应怎样带兵的问题。他要求官长带兵不求花架子,要追求“切切实实的如何打退敌人的方法—射击的准确,以及‘攻其不备’,‘声东击西’,‘断其后路’,‘伏击’,‘诱击’……等活的战术”,“这才是要紧的东西”;要求官长爱护士兵,有“情感做基础”,才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