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碚政协 >文史资料

文史资料

金刚碑:昔日的那段辉煌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8/4 15:29:00 点击数:5075 次 字号:

在北碚城郊,缙云山麓,嘉陵江畔,深藏着一座古镇—金刚碑古镇。这里山峦拱翠、古树参天、小溪潺潺,从清康熙年间兴街,至今已有300年的沧桑历史。

相传,当年佛祖释迦牟尼的大弟子迦叶尊者欲在缙云山设立道场,于是请来金刚力士相助,力士搬运建筑材料时意外将一七米多高、二米多厚的巨石遗落山间,顿成一飞来之碑,后唐人题刻“金刚”二字,“金刚碑”由此得名。另一种说法是金刚碑的得名和一条想截断嘉陵江水专供自己洗澡享用的巨大蘖龙有关,为阻止巨龙的贪欲,观音菩萨叫金刚神掷下宝剑钉住巨龙,顿时化为一石伸入江心,亦称金刚背,谐音金刚碑。

清康熙年间,缙云山南坡煤业兴起后,金刚碑成为嘉陵江上最重要的运煤码头而逐步兴旺起来,并形成集镇。到清同治年间,更是形成了以煤、盐、船、驮、牛、马为首的“七帮会”,古镇上各种商号、客栈、茶楼、酒肆林立,川剧、评书、划龙舟、放花灯等各种民间活动热闹非凡。到民国初期,古镇已然形成了姚家院子、熊家院子、郑家院子几家较大的民居建筑群。极盛时期,沿街河两岸有商店、货栈千余家,煤窑沿山排开,挑夫摩肩接踵,江岸帆樯如林,生意一派兴隆。据在此生活过的老人回忆,古镇最繁荣的时候,光是药铺就有十余家。

如果说清代金刚碑的兴起堪称传奇的话,那么民国时期的金刚碑则必须要用神话来形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古镇因为一群人的到来而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金刚碑古镇因为这群人的到来而注入其文化之魂,成为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遗址。抗战期间,随着北碚成为陪都迁建区,一大批科学文化教育名流巨擘3000余人涌入。而金刚碑繁茂浓郁的植被以及深藏山坳的独特地理位置更是成为众人避乱世免于纷扰的首要选择。那个时候,在这里每一间不起眼的小房子里发生的事情都可能影响全国形势走向;在每一间平凡的茶馆店铺里,碰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闻名遐迩的“大腕”。金刚碑古镇见证了船舶大王卢作孚和石油大亨孙越崎的历史性握手;见证了中国飞机训练史上艰辛的历程,钱自成带领滑翔机修造所全体员工临危受命,保障了抗战飞行员训练的有序进行。国民参政会章伯钧在此选址建立“中央赈济委员会利民皮革厂”, 及时补充了抗战时期军需用品的短缺;教育家梁漱溟在这里著书办学,建立了勉仁书院;“国术大师”张之江在这里提倡武术健身,建立了国立国术体育专科学校;于右任在这里兴办了草堂国学专科学校。同时,金刚碑亦是大师出没的地方,聚集了中国当时最负盛名的文学家、历史学家、科学家和文化名人。中国第一位地质学博士翁文灏在此与调查员裴文中一起钻研出“北京猿人”头骨存在的证据;正中书局著名的散文学家谬崇群在这里写成了三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散文集《夏虫集》《石屏随笔》《人间百相》;顾颉刚在这里主持边疆语文编译会并主编了《文史杂志》;历史学家翦伯赞在这里先后出版了《中国史纲》第一卷和《中国史论集》第一辑。此外,曾在此寓居过的名人还有傅抱石、吴宓、谢无量、孙伏圆、陈子展、熊十力、陈亚三、周谷城等人,老舍、梁实秋、郭沫若、柳亚子、田汉、曹禺更是这里的常客。

如今,古镇已经成为都市人返璞归真,寻找心灵家园的净土。摄影人、绘画者把这里当做他们创作的基地,川东传统建筑和乡土民俗的特殊魅力、独特的欧洲森林小镇格局都是他们永远拍不完、画不尽的题材,古镇与植被、人与自然的完美融合让他们不用太多的雕饰和构思就能产生绝佳的作品。就这样,古镇建造者的审美和智慧在现代摄影师和画家的手中得到了生命力的延续。电影人把这里当当做民国古镇村落的活化石,不需要搭建,不需要屏蔽,只是换上一块匾,挂上一块牌,就是一个完美的抗战时期电影电视剧的片场了,在这里遇上几个名导,邂逅几个名角也是平常的事。“偷得浮生半日闲,一壶清茶慢慢品”,躺在竹椅上、听得流水潺潺、泡上清茶一杯、发呆放空一整天。金刚碑已然成为人们心中那片宁静自然、远离尘嚣的心灵净土。(张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