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碚政协 >特色文化

特色文化

老树新枝竞芳华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5/16 14:58:00 点击数:5178 次 字号:

    

乙酉初春的一天傍晚,我正在朋友家小聚,忽然接到李虚侯先生打来的电话,告之他的书画作品集即将付梓,嘱我为作品集作序。当下序跋,大多请名家、大师为之。然而,先生却让晚辈作序,我想,自然有先生自己的考良。

李虚侯先生曾任西南农业大学(现西南大学)副教授、重庆民盟盟员、重庆缙云书画院常务理事,他是我敬佩的长辈。同时,亦是家父世禔公于抗战时国立中央大学的校友。认识先生,到熟悉先生,最后成为良师益友已近30年。作为后学,才疏学浅,怎敢在先生倾注了半个多世纪心血之作上动笔,实感为难。恭敬不如从命,试而为之。 

李虚侯先生是重庆大足县(现大足区)人,生于1919年6月。幼年受大足石刻艺术的熏陶,读私塾时就喜爱读诗、写字、作画。进入中学后,又跟随著名学者佘雪曼(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著名书画家)研习书画,从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上世纪1944年,风华正茂的李虚侯于同年夏天,在渝州沙磁区报考了四川大学中文系和从南京迁渝的国立中央大学体育系。令人新喜的消息,两校录取通知书相隔两天先后送达他的家中。

那时李虚侯身体很瘦弱,为了强身健体,李虚侯经过慎重考虑,最后选择了上中央大学体育系,放去了去川大学中文。在中大四年,尽管李虚侯学的专业是体育,然而,他始终于书画情有所好。课余常到国文系和艺术系旁听胡小石、徐悲鸿诸先生的课,故受其熏陶和教诲。从此,他与书画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8年7月,他在南京中央大学获教育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回渝,在多所学校任教 。1951年调西南农业学院体育教研室(现西南大学体育学院)教授体育。那时,袁隆平在该校读书,他是袁隆平的体育教师和游泳教练。任教期间,体育是他的主攻方向,书画则是他的业余爱好。20世纪50年代初至70年代,李虚侯先生在山城体坛非常活跃,70年代末至21世纪初,他则以书画传名。

书画欣赏是一件雅事。品评先生的书法,心手相随兼众妙,细审理脉,其风格取向受颜真卿、黄庭坚影响较深。在用笔、用墨及点线连动上都有其诸元素。他于书法诸体皆备,但尤以行草见长。他的书法开张洒脱,气势磅礴,如行云流水,跌宕起伏,字里行间,浓淡兼施,错落有致,一扫拘谨刻板之风,别有魅力和神韵,自成天趣。

书法的线条最具魅力,如舞剑、如绸舞、如河流,又如飞瀑。所以书法的线条内蕴丰富,变化多姿。然而,他的行草则立足于传统,并在继承和借鉴的基础上,又融入自己深邃的思考,给人以视觉的审美情趣,彰显其文化底蕴。

书画艺术是书画家天分、功力、学养的综合体现。而李虚侯先生是以体育家而为书画家的代表,这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为此,宝岛台湾出刊的《中大校友通讯》则以《能书能画的体育家李虚侯》为题,介绍其作品及艺术成就。

李虚侯先生的画,以水墨为主,尤喜画梅兰菊竹。其兰草作品最具特色,寥寥数笔,一挥而就,秀劲绝伦,脱尽时俗,满室飘香。所画雄鹰、苍松、柳树、瓜果、小鸟、虾蟹也别具个性。偶尔也作山水画。诗与画,画与书法巧妙结合,缤纷夺目,意趣横生,富有文人画风 ,长品不厌,久咀有味。在这里,艺术已成为他心境性情的表达手段,苦也是它,乐也是它。 

在山城的许多旅游点、纪念地、建筑物及报刊上等都留下了他的墨迹。如北碚公园内的作孚园、张自忠烈士陵园、老舍旧居、重庆大学松林坡旁的《中央大学迁渝记略》(上千字)碑文,以及《北碚报》和《大足日报》报头字----特别是他以满腔的热情,饱蘸浓墨之笔书写的《梁漱溟纪念碑》碑文,别具匠心,苍劲潇洒,这是他晚年的得意之作,将永立缙云山麓粱漱溟纪念馆内,成为传世之作。

李虚侯先生不善言词,也不张扬。他心静如水,其人品,如同他的 “瘦竹”,高风亮节,潇潇洒洒,不愧为我们做人之楷模。“文人相轻” 、“金钱至上”,从古至今,不免其俗,可先生例外。他常说: “应该以书画为友,团结为重,互相学习,共同提高。我从未自满过,谁有一点长处,我都要虚心学习,补己之短。一句话,把名利摆开。”邀请李虚侯先生参加书画展并收取参展费等的请柬很多,可他一概不理 。他说买虚名的事决不干,获虚名脸上无光。平时,社会上找他写匾额,题词题字等,尽管熬更守夜,废寝忘食,但从不索要报酬。凡有书画爱好者到他家中请求辅导,从不推诿,从不计较。至于义卖,捐赠地震灾区、希望工程、残疾人事业等的书画,有求必应,且无计其数(汶川5.12大地震,他一次就捐出10幅书画作品义卖)。李虚侯先生在工作之余将毕生的心血和感情倾注于笔端,在所著书画作品结集出版之际,他告诉我:本次书画成集全源于家藏,所有这些作品都是业余之作。还有许多作品早已流失他乡,与己无缘,不能归册。谦虚之情,令人钦佩。 

 李虚侯先生,从1993年起就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是一位深受学子敬仰的体育家,同时又是一位辛勤耕耘的书画家。对他来说,左手好比是体育,右手则是他的书画,几十年来,双手并进,讲坛书斋弘文励教,工作余绪,寄情翰墨,用自己的行动和作品谱写了一篇人生历史的灿烂画卷。他为弘扬祖国的体育精神与书画艺术,默默地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2009年夏天, 李虚侯先生的身体已经极为虚弱了,健康情况大不如前。那时,我受聘重庆电视台 “聚焦新重庆”栏目,任执行总监兼总策划,曾两次电话提出为他拍摄制作一期书画创作专题片。然而,李虚侯先生非常客气地谢绝了我的好意。现在想来是一件憾事,我未能为李虚侯先生留下人生最后阶段的影像资料。憾哉!憾哉!

李虚侯先生是君子,我敬佩他 。他用笔尖流淌着纯净的美,讴歌生活,谱写章华。李虚侯先生慈祥的面容,笔墨不衰,他淡泊名利,洁身自好, “从来不作惊人语,看似无华咀自香” 。他于书画艺术孜孜以求的探索步调,犹如一头负重前行的老黄牛,朴实多彩,无意争名,也不弄拙,他的风流尽在笔墨丹青之中。   (朱渝生)